枭羽🔥❄️🔄❌/原神垢
得以存在便是一个奇迹,能够思考就是一件乐事。

社畜。更新缓慢

【枭羽】小捣蛋鬼也想要被夸奖


*又名《迪卢克老爷觉得义弟的心思很难猜

*是新柄图的小恶魔凯ver.

*为了搞甜所以随意快进到天理战争结束后的设定

*二人此时处于恋爱未满的绝赞试探中

*一发完5k+


-

如果说休息日的黄昏有多么可爱,那一定是因为今夜蒙德城内的酒馆将彻夜通明。

天使的馈赠也是如此,在一周的结尾、这令人放松的日子里,吧台的酒保难得由晨曦酒庄的贵公子,迪卢克老爷本人代班。这让本就热闹的夜间酒馆更是散布着酒鬼们喜爱的微醺气氛,即使是酒馆外侧边的圆桌,都坐着大声掰扯划拳的男人们。

迪卢克仍是一脸冷淡又肃穆的模样,在无人点单的闲暇时刻整理着桌上东倒西歪的酒杯,暖黄色的油灯衬着迪卢克的轮廓染上一层温和的光,让他看起来并不像平常那样难以接近。实际上,今天也是暗夜英雄的休息日——虽然对于迪卢克来说,清场时赶走那些醉得一塌糊涂又赖着不走的酒鬼们,比面对一群张牙舞爪的丘丘人也好不了多少。

该醉的人都差不多醉了,弹着琴的吟游诗人们也停下来向客人讨口酒喝,迪卢克望了眼未关的酒馆们,下意识地心想该来的人却还没有来。

这一想法来的如此自然,以至于令他忽略了自己内心中的一点期待。夜晚的微风带着酒馆外吵闹的歌声传进迪卢克的耳中,等到悬在门口木梁上的提灯又被小小的气流吹动着晃了三下,一个熟悉的、却又不同以往的家伙带着一身酒气闯了进来。

凯亚踏着轻快的步子挤上了吧台边的高脚凳,笑眯眯地请身边的酒友挪了挪位置,一边对迪卢克说:“哟,这不是迪卢克老爷吗,一杯午后之死!”

迪卢克看他的样子,不用想这人就是刚从猫尾酒馆喝了一圈出来。眼角微红,连眨眼的次数都比清醒时多了几下,但最与平常不同的是,凯亚今天意外地换下了骑士团那套露出半个胸膛的奇怪制服,而是穿着一身规矩地打好领带、扣好束腰马甲扣子的休闲礼服装,白色的毛领换还成了相称的黑色。迪卢克保证他之前从没见过凯亚穿这身衣服,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靛蓝色的发丛中露出两个尖尖的、黑色的角,令人忍不住多去看两眼,但只要更仔细地观察凯亚的全身,会发现他的打扮像是一种特意定制的主题服饰——可奈何迪卢克老爷今天除了晨曦酒庄和天使的馈赠就没再去过别的地方,自然不知道某人从今天早晨就穿着这身衣服在蒙德城里乱晃了。

酒客们对此已经没了白天的好奇,只是纷纷与凯亚打招呼,无非是队长今天的工作辛苦了云云。迪卢克更是感到不解,但也并没有开口询问,殊不知他眯着眼打量的眼神早就被凯亚本人尽收眼底。

凯亚一直等着迪卢克开口问他呢,如果是“你们骑士团已经允许戴着奇异的装饰执行公务了么”,他就会好好打趣一番迪卢克老爷真是消息不灵通,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

可迪卢克依旧擦着他那没用的高脚杯,还端着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说今日份的午后之死已经售罄了。凯亚只好换了个说辞,笑脸盈盈地用手轻撑着脸颊,靠在吧台上,主动向迪卢克搭话:“今天是蒙德城为小朋友们设立的新节日,为此大家可是已经庆祝了一天了,迪卢克老爷不会连一杯酒都不愿施舍给忙碌了一天的骑兵队长吧?”

“小孩的节日,你一个成年人去凑什么热闹?”

“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累坏了!”凯亚佯装委屈,“清点装饰物资、布置场地、陪着小家伙们领糖果——哪怕是为了节日立项的公文,我也是批了不少。”

迪卢克擦杯子的手停了停,回想起今天一大早晨曦酒庄附近乡居农户家的孩子们确实都吵嚷着跑来了蒙德城,“但现在只有蒲公英酒,”他回答到,“这一杯可以不要酒钱。”

凯亚接过了被迪卢克硬推过来的酒杯,眨了眨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又迅速恢复了那副轻佻的样子,前言不搭后语地说:“迪卢克老爷就没有什么别的想问吗?”一边仰头摆手地做出暧昧的动作。换了新衣服的凯亚,举手投足间总无意地透露出一种炫耀般的姿势,他的动作随着语言语调轻佻地开合着,好像一只展示漂亮尾羽的孔雀

 

“并没有什么想特意知道的事。”

——既然有类似恶魔的尖角,那是不是身后还有尾巴?迪卢克面无表情地想着,却一个相近的字眼也没问出口。他对蒙德城过什么节倒是兴趣不大,但如果第二天能看到孩子们意犹未尽的笑脸,那就说明这帮骑士团的家伙干的还算不错。此时的迪卢克心思都放在凯亚的新衣服上,毕竟这样的凯亚太少见了,他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只好留意着身边与凯亚插科打诨的酒友们的调侃,在满是酒气与暧昧的闲聊中,迪卢克不少听到说今天凯亚队长的穿着帅气又可爱、工作认真办事有趣的夸赞声,也大抵清楚了今天凯亚的任务——就像他曾经总是逗弄可莉那样,扮作“捣蛋鬼”的样子给城里的孩子们提供小小的解谜任务和相应的奖励。

这样的身份倒是很适合他,迪卢克心想。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像小恶魔一般的捣蛋鬼装扮与凯亚很是相衬。骑士团镶着柳丁的紧身裤和手套过于张扬,迪卢克并不喜欢;那露出大片领口的制服,看得迪卢克直皱眉头。而今天的打扮好歹使这个轻浮的骑兵队长得体地穿了衣服,他鬓边的发丝被撩起,并用发卡别在了耳后,多了一份正经,又添了一点俏皮;至于发间的恶魔角,与其说是一种吓唬孩子的装饰,不如说反而给凯亚平添一种好似捉弄人的、小动物般的气质。

可是这套服装怎么都不适合下班后还老老实实地穿在身上,毕竟若是之后需要归还,现在让它们在酒馆里四处碰灰怎么都不算个明智之举,迪卢克想。

 

凯亚一边在酒友中人气旺盛,又一边在义兄这边处处碰壁。虽然曾经的隔阂随着战争的结束逐渐消失,可他与迪卢克相处的胆子却没有变大多少,依旧是一副圆滑又带着距离感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而迪卢克这边也对他如往常一般——不冷不热,不远不近。

可他今天确实很开心,孩子们快乐的笑脸似乎感染了他,即使是在城内外陪着精力旺盛的小家伙们跑了一整天也不觉厌烦。这样的幸福感难得让凯亚有些飘飘然,他给自己任性的想法添了几块柴,于是下班后跑去猫尾酒馆给小猫调酒师送了糖果,又顺便喝了几杯,最后没有换下衣服就赶着去了天使的馈赠。

“小时候可没有这样的节日,”凯亚喝光了杯子里的蒲公英酒,意思是想要迪卢克再给他倒一杯,“某人把每一天都过得像训练日,只有用完晚餐才知道干些别的。”

凯亚像是在和身边的酒友扯西扯东,又是像在对迪卢克说话。

“但不愧说是迪卢克老爷,即使每一天都排得满满的,该做事的可一个都不落下。连风琴也弹得好听,甚至偶尔还会露一手厨艺——哈哈,下次天使的馈赠也供应一次‘蒙德往事’怎么样?”

“如果喝醉了,就回自己家去说别人的闲话。”迪卢克忍不住插了一嘴。虽然凯亚看上去确实像在夸他,但好像又藏着什么别的小心思,凯亚不是吝啬赞美之词的人,也并不羞于直面众人聚焦的目光,但他太善于将那些对他的情绪——无论好坏——转变成接近或操控他人的伎俩,这似乎是凯亚下意识的行为,也是迪卢克不愿向他搭话的原因。因为好像无论付出怎样的真心,都反而会将这个浑身带刺的家伙推得更远。

“别说这样冷淡的话嘛,迪卢克,”凯亚笑着耸了耸肩,酒精使他的眼神蒙上一层氤氲。“相互调侃,也是树立个人形象的一种有趣方式。我可是在帮沉默寡言的酒庄老板提升他在居民中的亲切程度,以便让酒庄的销售额蒸蒸日上。”

“再说了,我也没有不准你谈论关于我的事情。如果想要扳回一局的话,蒙德城骑兵队长的轶事可是任由你说,完全免费。”

迪卢克觉得今天的凯亚简直是比平日里更加滔滔不绝、坏话连篇,他明知自己不会在公众场合轻易透露对他人的评价,正如他迪卢克一贯成熟稳重的行事风格,可凯亚今晚却处处引诱他接过这些带着强烈目的性的话题。迪卢克并不会讨厌这样的凯亚,但也稍觉得有些奇怪。

“凯亚,你……”

 

“凯亚哥哥——!”

原本斟酌着想要说出口的话,被意外闯进酒馆的小太阳打断了。

“可莉?”凯亚也如梦初醒般从酒桌上抬起头,他连忙转过身,一把抱起扑向他的小女孩,“小朋友可不能跑到醉醺醺的大叔酒馆里来,阿贝多哥哥呢?这个时间他应该带着你去睡觉了。”

“抱歉,打扰了。”阿贝多原是跟在她后面走进了酒馆,“可莉今天玩得太开心了,我觉得可以难得任性一次,她说回去之前想再见见凯亚哥哥,我便带着她来找你。”

说着又补上一句:“你们讲几句话,我就带她回去休息。”

迪卢克注意到可莉今天也换上了和凯亚一样风格的新衣服,女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身上的小翅膀装饰随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很是可爱,就连迪卢克也难得舒缓了脸上的表情。

凯亚一转之前的攻势,变成了一位贴心大哥哥:“今天最听话的小捣蛋鬼是谁呀?”

“是可莉!”可莉抱着凯亚软乎的毛领,她红扑扑的脸蛋还上沾着玩闹蹭上的灰尘,凯亚熟练地拿出手帕给她擦去,“可莉今天,完成了每一个任务哦!虽然很累、但是很开心!”

“嗯,可莉真乖。”凯亚好不容易把可莉从自己身上哄了下来,“但是现在已经是乖孩子的休息时间了。”

可莉低下头,看着自己碰在一起的脚尖,一双小手扯着凯亚的衣角,扭扭捏捏地开口:“但是、但是想要凯亚哥哥多夸夸可莉……”

凯亚像是被逗笑了,面对这样纯真又可爱的女孩,谁能不满足她的小小私心呢?

他蹲了下来,牵着可莉的小手,另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夸道:“可莉今天可是全蒙德城最喜欢的小朋友,刚才酒馆的叔叔们都在夸可莉白天认真的样子像个小大人呢,明天我可得在琴团长面前好好夸一夸火花骑士做的辛苦工作!”

 

-

 

终于送走了小家伙,凯亚松了口气似的靠在桌台上。这时他才想起迪卢克之前似乎要对自己说的、被打断的话,又发觉自己冷落了迪卢克好长一段时间,不禁有些懊恼——好不容易让迪卢克准备接上话,不过既然能准许他和可莉在酒馆里闹腾,就已经是一丝不苟的酒馆老板所给予的小小仁慈了。

所以,他突然竟不知道再如何开口,所有的试探和心思都突然卡在喉咙里。

凯亚在心里偷偷叹了口气,进门前为自己的任性燃起的火都灭了几分。这时他才意识到,在进入天使的馈赠后——在见到迪卢克后他的表现都显得那样刻意而怪异,就像用力过猛或心猿意马,迪卢克一定也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所以才不那么想向他搭话。

精明而心思缜密如他,现在也主动放任自己的意识被酒精逐渐侵蚀。他原本只是想说些家常的话,却又变成了曾经那般处处带刺的试探。

究竟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思,还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心思?

迪卢克注意到了凯亚在送走可莉后细微变化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就像在路上看见枯萎枝芽后的叹息那样轻。这个总是带着一副完美笑容的家伙,在面对孩子时才偶尔会摘下他的面具。迪卢克不确定凯亚此时向他透露出的缝隙究竟只是与孩童温存后留下给他的施舍,还是吸引他主动提起话题的诱饵。

亦或是坚冰内折射出的小小希冀?

 

“迪卢克老爷刚才是要说什么?如果真要打趣我的话,还是请嘴下留情啊!”凯亚故作胆怯的语气惹得周遭几个酒客哈哈笑了起来,喝醉的家伙们通常是不知道什么情面的,即使是面对一脸严肃的贵公子,也怂恿着叫他讲些凯亚的趣事来助兴。

而迪卢克只是叹了口气,没有真的调侃凯亚些什么,也没有板着脸把瞎起哄的家伙给轰出去,只是淡淡地说:“我不太喜欢参与这种无意义的闲聊。”

凯亚自知没趣,正好迪卢克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便顺势搂着身边最起劲的酒鬼嘻嘻哈哈地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于是接下来,在整个天使的馈赠里只出现了存在于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沉默和尴尬,吟游诗人已经醉的不行,嘶哑着嗓子还唱着祝酒的曲调,每个人都是这样不记来处、无谓归处地灌下麻痹神经的酒精,蒙德人的快乐只由蒙德人自己评价和消受,而酒是他们散发快乐的基础音调。凯亚对此是学了不少,但他不知道也曾经没有机会知道,酒精麻痹人、带给人快乐,也让人在沉醉和过剩的自我意识中将梦境拉长,直至最后。

-

无论是怎样混乱而甜美的夜晚,也终有归于沉寂之时。当美酒在温热的皮肤上消逝于无形,从东边云层中探出的微弱晨曦提醒着该归家的浪子,酒馆内乱七八糟地丢在角落里的酒瓶还没来得及收拾,人们或是相互搀扶,或是揉着灌入了太多幻觉的脑袋走出天使的馈赠。迪卢克和赶来接早班的查尔斯相对无言地收拾着乱作一团的吧台和酒桌。

查尔斯几次想张口叫醒趴在桌前睡着的毛茸茸的骑兵队长,但他看迪卢克并没有介意,便主动走出酒馆打扫外边的场地,将这间洒满了晨曦的屋子留给兄弟二人。

直到听见查尔斯挥动扫把的声音,迪卢克才走向凯亚,踢了踢他还搭在高脚凳上的小腿,唤道:“酒馆已经打烊了,骑士团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吗?”

凯亚悠悠地转醒,也不知他究竟是真睡还是假寐。

但他的大脑此时确实已经清醒了不少,轻浮的微笑面具上看不见昨晚的裂痕。凯亚装着一副美梦被打扰的样子伸了个懒腰,却不小心将发间的恶魔角发饰勾到了地上。他好像满不在意地将它捡起来,用一如既往的轻松语气说:“迪卢克老爷要不要戴戴看?”

而迪卢克只是皱了皱眉,看不出他的心情。

“如果你只是来……”迪卢克停顿了,他脑中充满了即烦躁,又有些似乎是赌气一般的想法。凯亚,这个整晚都在捉弄他、让他心烦意乱的家伙,打死不愿吐露出一点真诚的心声,却还要不厌其烦地挑战自己忍耐的极限。

可是他却又那样明显而针对地将漂亮的尾羽展示给迪卢克看,演技拙劣得像刚通过解谜游戏、拿到奖品糖果的幼稚小孩。迪卢克之前一直下意识地以为这样的示弱是凯亚的保护色,但是如果——仅仅是那样微小的一点可能性,微乎其微得像是凯亚能真心地对葡萄汁大肆赞赏一样——从来不向他人邀功的骑兵队长,只是偶尔也想被曾经的义兄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当作孩子一样夸奖罢了。

真是如此吗?

 

凯亚把迪卢克的停顿当做了厌烦,他耸了耸肩,又把头饰戴回了自己的发间。

 

“迪卢克老爷,可真是……”

已经说到嘴边的话,他却突然刹住车,把“真是个无趣的大人啊”的后半句吞回了肚子里。他一直善于将真话藏在假话里迷惑对手,但此时,是真是假、是进是退,都显得没那么必要了。凯亚站起身来,打算只说出心中此时简单想到的几个字,为这一天,这一晚作结。

“真是谢谢你的酒。”

“祝你度过快乐的一天,迪卢克,回见。”

他放下酒钱,如释重负地对迪卢克笑了笑,便转身准备离开。

可他听见迪卢克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对他说:“如果你只是来放松一下,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迪卢克老爷。”凯亚摆了摆手。

“我是说——算了。”迪卢克懒得再去考虑那些猜测的话,他把凌乱的鬓发往后撩动,自然地走到凯亚跟前,努力回忆起昨夜凯亚是怎样将可莉哄回去睡觉的。

于是他对凯亚说:“昨天辛苦了,还有,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凯亚。”

接着他又学着凯亚的样子,伸出手揉了揉那颗靛蓝色的小恶魔脑袋。

 

迪卢克原本还想补上一两句话,但凯亚却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脸庞仿佛被十只火史莱姆吐出的火球灼烧过。他发出一串细小的意义不明的支吾声,然后头也不回地逃出了天使的馈赠,留下一只不剩一滴酒的玻璃杯,和一位迷惑不解的迪卢克老爷。

 

Fin.


后记:好像把凯亚写的不那么聪明的亚子还有点幼稚,我先放一个土下座在这里.jpg

因为新谷的柄图太可爱了加上看到推特老师画的可爱小恶魔凯同人的灵感,原本是为了赶六一写的一点文字。

明明就是很想要哥夸夸自己的凯亚撞上最后终于破解谜语人小心思的迪卢克,密码正确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5)
热度(2244)
  1. 共15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湿岛效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