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羽🔥❄️🔄❌/原神垢
得以存在便是一个奇迹,能够思考就是一件乐事。

社畜。更新缓慢

【枭羽/霜雪黎明24h19:30】听声不语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40棒

上一棒 @甜糖 

下一棒 @龙幽 

 


听声不语

cp:迪卢克x凯亚



凯亚前脚刚迈进骑士团总部的大门,便敏锐地捕捉到从团长办公室传来的微弱议论声。

双方都是他所熟悉的声音,两位勤恳优秀的代理——琴与埃泽。这样的组合并不经常出现,埃泽通常会在报税周带着核对好的账目往骑士团办公室走个程序,酒业商会的税款从不会出错,这一庄园主业只会经由迪卢克·莱艮芬德亲自把关。

他嘘声示意值岗的骑士省去寒暄,以便自己能安静地偷听一会儿,此时谈话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就议的内容也给凯亚听了个大致。

埃泽拉开门便与凯亚打了个照面,不由得一愣,凯亚倒是不显得尴尬,大大方方地与熟人打招呼。

琴似乎已经对凯亚突然出现在门外的事情见怪不怪,也并未在意埃泽对凯亚压低声音的一句敬称,从屋内传来她略带疲惫的声音,“凯亚,还请帮我让埃泽先生暂且留步。”

 

“发生什么了?”凯亚明知故问,“瞧你们聊了这么久,茶水都凉了。伍德,麻烦你去重新准备一壶热茶——可能需要到后勤处取一罐新的干蒲公英,记在我的本月份额上。”

见凯亚支走了门口值班的西风骑士,又这样表现出不容分说的郑重,埃泽只好卖他这一个人情。他提着原本已经收拾好、放在提包中的文书,将它们拿出来给凯亚过目,自己则是坐回沙发,略带迟疑地开口,“并非我不愿意配合,只是就算再继续商谈,我能给出的答复也只能是复述一遍方才已与琴团长交涉过的内容”

凯亚草草地翻阅过几页并不繁琐的文书,便将其还给埃泽。

 

“代理团长大人,我还以为政务处早就将晚宴的场地定下来了。”

 

琴知道这并不是一种责问——原因是这三年一次的北大陆商业交流会,原本就因蒙德龙灾的影响整整向后推迟了两个月,最终定在十一月的最后一天。照理来说,举办交流会并不是什么需要大动干戈的难事,整个交流会的活动也只需要在教堂前的风神像广场露天场地中进行。

可交流会谢幕的晚宴却是一件要事。商贾贵胄们满载着从市集城间赚取的情报,借由社交宴会的名头在晚宴上交涉博弈,这些不成文的交易通常由主办方默许,对外声称只是尊重商业伙伴之间的个人来往。召集参会者、选决主理人便成了晚宴重要的一环,而这又和晚宴的选地息息相关。

商业交流会在北陆各国轮流举办,不凑巧在轮到蒙德时,常用于举办要事、提供会场的歌德大酒店被愚人众全权包下,骑士团议会厅仅有的幕布和桌椅在此时显得无比简陋。这本是各大家族展示实力、笼络人脉的好时机,但龙灾刚过,整个蒙德的家族产业都受到不小打击。

 

“你是知道的,凯亚。因为我身份的缘故,古恩希尔德家族需要避嫌,不得出办晚宴主场地。”琴解释道,“劳伦斯自顾不暇,坚决不愿同骑士团合作,优菈当时在会议上直言反对——你也在场。”

凯亚点点头,“所以最后的选择是莱艮芬德?”

琴不免有些犹豫,但这件事情确实需要凯亚的帮助:“是的,方才我正是在与埃泽先生磋商此事。”

 

“无意打断您,琴团长,”此时一直坐在凯亚身旁,沉默不语的埃泽开口道,“作为行会代理,我有权代表晨曦酒业与骑士团定下合约,提供晚宴上的酒品供应和赞助——我相信在上午的商谈中签订的契约正在履行其效益。”

埃泽将目光转向琴,做出手势意指凯亚手中的文书。在得到代理团长无声的认同后,他继续解释:“但是我确实没有出借晨曦酒庄主宅使用权的权利,整个酒庄的资产都在迪卢克老爷的名下,恕我直言,凯亚先生都更比我有资格向……”

 

“哈哈,这可扯远了。”凯亚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只是一晚的场地使用权而已,愚人众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房间,他们咬得这么紧?”

“他们以双倍的价格包下了歌德大酒店所有房间的使用权,如果骑士团执意要选择酒店舞厅作为场地的话,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除了舞厅本间,还有厨房、休息室、酒水间……以及歌德先生需要向愚人众缴纳的违约金……”

一算起赤字边缘徘徊着的骑士团预算,琴就充满了苦恼。

 

凯亚耸耸肩表示理解,“那么,特意取消我下午的带队巡逻,想必也是为了这件事。”

“这原本是团长办公室该负责的事宜,抱歉将你卷了进来,凯亚。”琴歉疚地回答,“我打算让埃泽先生回酒庄传达骑士团的请求,但或许派你一同前去交涉会更有效率些”

 

“代理团长未免太高看了我和迪卢克老爷的关系。”凯亚调侃道。

 

“但是我也认为请凯亚先生出面会更好些。”埃泽突然开口提议,“如果只是让我回去传递口信,一切事宜还是需由迪卢克老爷定夺,这一来一回又需要耽误许多时间,不如请凯亚队长直接与老爷磋商。”

凯亚本想继续推脱,却一下子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现在骑士团人手紧缺,琴必须留在本部处理堆积如山的公文,作为骑士团的一员,凯亚原本最擅长处理诸如商谈、交涉之事,只是总下意识地回避大部分与莱艮芬德家族相关的政务。骑士团中有些资历的同事多半对当年发生的事有所耳闻,虽不完全清楚事件原委,但也默认在工作上帮凯亚行些方便。

 

如果要凯亚自己谈起与迪卢克·莱艮芬德的关系——他并不会像其他人那般觉得尴尬,只是语焉不详地提到他与迪卢克老爷的关系起了些变化——不以大小而论,这变化只是略有微妙,就像是推动风车旋转之前需要克服的那些摩擦。

这种摩擦让成年人之间的相处并不再一帆风顺,就像是在风起之前留给人反思的时机,又像是尊重每一个少年成长为大人的过程中被磨损的犬齿。当新的契机来临之前,情谊便被这一根柔韧的蛛丝系在一起,避而不谈反而成了暧昧,秘密散发着甘美的气味,保持着身为大人的神秘感。

 

见凯亚放软了态度,琴不免松了一口气。她将这对兄弟看得清楚,但现实的纷杂难以让她给他们留下足够坦诚相对的时间。琴站起身,从抽屉中抽出另一份空白的文书交到凯亚手中,并叮嘱他场地合同一式三份,其中需要由莱艮芬德家族承认其作为主理人的签字盖章。

 

刚出城门,便能看见晨曦酒庄的车夫与搬运行货的脚夫在桥边等候。凯亚与两位西风骑士各骑着马,走在马车和运送回酒庄的货物板车后方,顺便担任起了护送车队的任务。

前往酒庄的路程不长,却像每一次任务出队那样无聊。身后的伍德和威拉格开始有一茬没一茬地搭话,凯亚并没有制止,而是独自策马快步行至埃泽的马车边。对方感受到邻近的马蹄声,拉开车帘小声叫了一句“凯亚少爷”。

 

这四周没有外人,凯亚也并未特意纠正埃泽的称呼。

 

埃泽笑着说:“看到少爷好不容易回去一趟,爱德琳一定会很高兴的。”

“或许在爱德琳高兴之前,需要先考虑不被迪卢克老爷赶出去的方法。”凯亚半开玩笑地说,“整整三个西风骑士走进晨曦酒庄的大门,恐怕去年一整年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

埃泽也算是从小与兄弟二人一起长大,面对凯亚的调侃也更谙熟些,“瞧您说的,迪卢克老爷又怎么会猜不到骑士团会派来交涉的人选呢?”

 

凯亚顿了顿,问道:“他有说些什么吗?”

“这些我本不应该告诉您的,”埃泽如实回答道,“看了晚宴的安排表后,老爷原本是答应的,已经拟好了投标申请书让我今早一同带来。”

“但是后来呢?”

 

这时他反而踌躇了起来,“后来……我也不大清楚老爷有了什么打算,早晨我出门时他突然收回了申请书,并告诉我只需要签订酒品合同。”

这些事情确有发生,清晨他坐上马车,正要出发的时候被二楼窗台传来的声音叫住。迪卢克半靠在窗台上,让他带着所有的文书上来书房一趟。

 

“如果骑士团的人问起,你也不需多言。”迪卢克从一沓纸张中抽出几张,“如果他们意向强烈,就派人亲自来酒庄找我。”

 

埃泽没有将这两句也告诉凯亚,原本他的多言就已是出格。在家主的身侧伴随已久,他并非掌握不好分寸,而是这次的迪卢克看上去总像意有所指——莱艮芬德一旦做出决定,就很少会在短时间内撤销。埃泽回忆起书房内迪卢克的表情:他坐在书桌前,凝视着晚宴的时间表、骑士团的执勤安排和宴会的邀请名单,表情看上去并未有反对之意。迪卢克很少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别人,即使是信任的副手、朝夕相处的家人。这并非出于对他们的不信任,而是代表他已经将所有的情况纳入了考虑范围。

原本,在前家主克利普斯·莱艮芬德去世后,莱艮芬德家便不再出席除酒业行会以外的任何大型社交宴会。即使如此,缺少了这些用于维持形式关系的手段,晨曦酒业也没有失去任何一桩生意,他们不屑于体面的包装,但从不吝啬于提升酒品的质量。在埃泽看来,迪卢克顺水推舟地答应承办晚宴就已经是一件令他惊讶的事——无论结果如何,凯亚的参与就像是一个重要的转机,更有甚者,让埃泽觉得这似乎就是迪卢克考虑在内的过程一环。

迪卢克和凯亚,他们都是务实、不会用卑劣手段侮辱一段感情的人,可作出的反应却充满了顾虑,恨不得将每件事都算进能让自己扳回一盘的暗棋。情报本身就有交换的乐趣,这一点哪怕是埃泽也了然于心。他不会干涉年轻家主的决定,但也有兴趣加入这一场没有胜者的周旋,见证某些仍然心存留恋的默契。

 

凯亚知道埃泽并不会用拙劣的谎话来欺骗自己,他也没有理由这样做。与酒庄的老伙工们相处总是相对轻松许多,即使他们在凯亚的成长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不会轻易地介入他与迪卢克不断变化着的关系。譬如爱德琳,这位如长姐一般的女仆长几乎是兄弟二人的成长见证,无时无刻不表现出她的真诚与忠心,也是唯一对两位针锋相对的年轻人授以质朴的关爱、坦荡地将和解挂在嘴边的人,即使这种殷切偶尔会给凯亚带来一些小小的压力——爱德琳只偷偷地向埃泽提到过,在她的人生经验中,增压总是必须的一环,就像更高温度而不沸腾的水,让食物更快能够煮熟软烂。

 

 

凯亚与埃泽闲聊着近期酒庄发生的琐事,打发路途上的时间,不过多久,那栋由大片葡萄田环绕着的红顶庄园便出现在不远处的矮坡上。蒙德的气温直到深冬才会有一个短促的下降,因此庄园主们掐准日头在秋季种下最后一轮葡萄,以便能搬进冬季的典藏,这其中又属晨曦酒庄的初酿品质最优,正好能够送上风花祭典的酒桌。

凯亚远远地就瞧见站在门口正准备迎接众人的爱德琳。她没有料想到凯亚会来,一时间喜形于色,提着裙子小跑过来帮凯亚牵住马绳。

“看来我该重新准备今天的晚餐了,”爱德琳瞪了埃泽一眼,埋怨他怎么不早说将有客人要来,后者只好无奈地赔笑,“还有后面的两位骑士先生,我会唤人将你们的马牵进马厩,但是你们可以换好靴子再进来,我们今天上午才刚换上新的地毯。”

 

“噢,不用为我们准备些什么,爱德琳。”凯亚微笑着,与爱德琳交换一个温柔的贴面礼,“这次过来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商谈,晚饭恐怕是吃不上了。”

爱德琳一边指引着一行人走进庄园,一边指挥着新来的女仆清理骑士们换下的沾满泥土的军靴,“那或许可以带上一些蒲公英酒,还有正在烤炉里的苹果派。”

 

凯亚不断地谢绝爱德琳的好意,同时心想四周的喧闹是否已经传至庄园主人的耳中。他顿时有些恍惚,不知是该直接上楼敲门,还是自觉坐进会客室,等爱德琳请迪卢克下来。

这样的疑虑很快被打消,是埃泽指挥内恩卸好货、送去仓库后赶了过来,在骑兵队长的耳边悄声提醒,称迪卢克老爷正在二楼书房等他。

 

于是刚推开酒庄书房那扇厚重的木门,凯亚就后悔了。

是的,他应该劝谏琴继续打劳伦斯家族的主意,他宁愿去面对那群尖酸刻薄的老古董,而不是一推开门便直接对上迪卢克锐利而炽热的眼神。

凯亚努力回想起过去各种与迪卢克会面的场景——大都是在天使的馈赠,或者骑士团的会议桌上,偶尔是通过吧台上的暗壑交换情报。这些场景多数都有外人在场,或者有酒精的安抚,让他们无视那些小小的紧张感。但是现在,迪卢克甚至没有穿着那件散发着威压的黑色大衣,而是就着一件深色衬衫和马甲,好整以暇地靠坐在书房的沙发上。

这一切都透露着一种非正式的气氛。

 

但有时,正式的交谈才能让人用得体郑重的语句藏起那些精明的心思,更不要说此时凯亚身后还跟着两位穿戴整齐轻甲的西风骑士。迪卢克倒是毫不见外,对着凯亚点头致意,身为主人也并未有起身的意思,凯亚不想让他看出自己愣在门口的踌躇,连忙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先生们——很抱歉,请你们在酒庄大厅的壁炉旁休息一会儿吧。”凯亚带着歉意的笑容回头,对伍德与威拉格说道,“我和迪卢克老爷有一些事情需要单独谈谈。当然,爱德琳会为你们温一壶酒。”

“还有刚出炉的苹果派。”迪卢克突然不痛不痒地加上一句。

 

 

支开了手下的骑士,凯亚迅速地关上门,走到迪卢克的对面却并不坐下。他转换好心情,换上带有质问意味的眼神盯着迪卢克。

“好吧,这一点也不好笑。”凯亚没好气地说道,“我想知道迪卢克老爷大费周章地叫我来酒庄是为了什么?”

 

“大费周章?我并不认为晚宴场地是一项简单的安排,仅靠一张契约书就能随意地将酒庄出借出去。”迪卢克明知故问。

 

凯亚并没有借埃泽向他透露的信息反驳迪卢克,他谨慎开口,试图弄明白迪卢克的真实意图。“但是,骑士团送来的声明书和安排表上写的很清楚,给出的用酒优惠税额也尽到了当季最大限额——我不明白迪卢克老爷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他开始观察迪卢克的表情,而对方也正在试图不留一丝痕迹,迪卢克将手肘撑在茶几上,放下了之前装模作样阅读的书本。

书房原本是整个酒庄采光最好的地方,午后的阳光温柔地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显得恬淡而宁静,甚至可以听见座钟舒缓的滴答声。迪卢克没有将这一沉默的气氛继续下去,他屈起手指,用指节轻点放置在一旁的受邀者名单——凯亚瞥了一眼,那是骑士团在一个月前拟写的,正式名单要在交流会正式开始前才能确定,因此并没有完整过目。

迪卢克的反应使他警觉了起来,他了解过迪卢克的情报网,这与他自己的互不干扰,但偶尔也会交易重要情报。凯亚下意识地以为是邀请名单中混进了不怀好意的间谍,被勤恳守护蒙德的暗夜英雄给抓了出来。

 

“我同意骑士团的合作,但前提是——必须满足我的两个要求。”

“哦?”凯亚双手交叠,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那我洗耳恭听。”

 

“第一,我不会允许任何一名愚人众踏入我的庄园。”迪卢克开出第一个条件。

凯亚愣了一下,马上反应到是邀请名单上记录的至冬使节团。愚人众作为至冬明面上的外交组织,很少缺席这样重要的大型活动,但也意外触及了迪卢克的逆鳞。无论出于深埋于心的旧情,亦或是职责上对于谈判要求的接洽,这一要求并不过分,虽然会在外交方面带来一些小小的麻烦,但凯亚急于探究迪卢克深藏的本意,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骑士团同意你的要求,”凯亚点头,“但是我们无法阻止愚人众以个人身份参加晚宴,关于这点,还请迪卢克老爷多少通融。”

 

“无妨。”迪卢克说道,“在提第二个要求之前,我想知道一些骑士团的安排。”

 

“如果是在声明书上没有提到的,我一定尽力向您解答。”

 

无视凯亚的油嘴滑舌,迪卢克拿起名单提问:“受邀名单上没有登出骑士团代表的名选,我想知道此次晚宴中骑士团将以什么身份参与?”

 

凯亚如实答道:“骑士团并不会以官方身份参加晚宴,只会负责整场交流会的秩序维护和治安保卫。但是——说不准,可能会邀请荣誉骑士参加。”

“我明白了。”迪卢克听到他的回答,却只是普通地确认了一声,好像这个问题马上就会被他抛在脑后。“那么我的第二个要求:晚宴当晚,骑士团如果要在晨曦酒庄分配护卫小队的话,我希望凯亚队长能担任领队。”

 

“……这是什么意思?”凯亚没想到迪卢克会突然提到自己的名字,“当日我确实有领队任务在身,但是如果迪卢克老爷不信任骑士团的工作,我们可以安排两倍的人手,保证酒庄附近的安全。”

 

迪卢克不作解释,“这只是一个要求,并没有特别的意指。你也可以理解为我认同骑兵队长的能力,因此放心地将安保工作交给你。”

 

——或许迪卢克老爷可以为我免费调制一杯午后之死,这样的承诺大概更可信一些。凯亚腹诽。这对话过于反常,迪卢克看上去并不像是在找骑士团的麻烦,而是在找他凯亚的麻烦,但由于对方的话中找不出缝隙,再怎样试探,都会被迪卢克无懈可击的官方用语挡回去。在其他场合的迪卢克从不会顾忌谁的面子,每一句话都像是尖锐的进攻,势必要将对手纠缠到哑口无言。

可他对凯亚的回应,却总是这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不曾宽容,也从未矜持,即使是凯亚想要套话也难能下手,只好旁敲侧击地在其他领域施以压力,引得迪卢克出手。这一手段在一对一的会面上丢失了唯一的优势,甚至让凯亚觉得,对方的回答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因此他放弃似的站起身,暂时从这气氛模糊的对话中脱离出去。迪卢克提出的两个要求他都有权代骑士团接受,既然来酒庄的本意就是交涉,凯亚也完美完成了任务——至于迪卢克的真实想法,他突然不愿再去剖析。

似乎是察觉出了对方的失落,迪卢克微微皱起眉,本想说些客套的话,比如借爱德琳之意将凯亚留下来吃晚餐。但凯亚只是迅速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契约文书,催促迪卢克尽快签字。

 

“凯亚,”迪卢克冷不丁地叫了一句对方的名字,“你还记得怎样演奏风琴吗?”

 

“什么?”

 

“没事。”他看着凯亚转过身,并没有看向自己,便以为他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话。

契约书顺利签订,二人也没有多言,礼貌道别后,凯亚便叫上在大厅等候的两名手下离开了。

 

他看着凯亚离去的背影,直到爱德琳端着热乎的食物走进了书房,抱怨着凯亚少爷没有尝到她亲手制作的苹果派。

 

 

交流会如期举行,再没有任何外界因素使得骑士团这一准备了多月的活动再度推迟。

凯亚带着临时卫队,在晚宴开始前几小时就已经到达酒庄待命。因为晨曦庄园占地较大,此次邀请来的外宾又身份贵重,琴还是分拨了双倍的人数来保障晚宴的顺利进行。他只与爱德琳和埃泽打了个照面,那两人就投入进焦灼的餐前准备中,凯亚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的工作,只得带领小队再次确认庄园四周的丛林,检查路边是否有危险。

 

但他没办法不去注意——酒庄的主人此时不知身在何处。

夜幕降临,偌大的酒庄灯火通明,似乎很久没有举行过如此盛大的活动了。唯一通往庄园的道路上,往来的马车络绎不绝,凯亚没有功夫再去注意二楼书房的阳台是否会再次出现那个红色的身影,直到嘉宾们入场陆续结束,酒庄仆人将清点好的人员名单报告给了他,卫队的工作才暂时得以舒缓。凯亚重新设置了站岗的布防,便靠在酒庄大门外的门柱旁监察着四周的情况。

骑士团没有在酒庄的建筑内安排值班的骑士——里面会有迪卢克自己的人手,这一点双方都在契约书上再三确认过,骑士团只对外场的安全负责。

“你也知道迪卢克老爷的脾气,”负责后勤的部门当时这样对他说,“当然,这也不是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只是如果迪卢克老爷能够再配合一些,我们也能更好地控制会场的安全。”

 

脾气?凯亚靠在门柱上,无端地想起了这句话。噢,迪卢克从小就是这样的脾气。在外人看来,现在的迪卢克似乎与曾经那个开朗正气的前骑兵队长没有任何的相似点:他们依旧对迪卢克十分敬重、充满感谢,但是却缺了那么些友爱——即使现在的他并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因为迪卢克的原则从来都太过虔诚,而总会让人误以为是固执。

 

而晚宴的主人——迪卢克·莱艮芬德,只是站在二楼的扶手旁向下看了一眼。纷杂的来往宾客中,那位带着白色小跟随物的金发旅行者显得格外显眼。西风骑士团将他们的荣誉骑士带来会场,默许他向在场各国的重要人物打探关于亲人的信息,荣誉骑士自己本就名声在外,此时正被几位枫丹的商人团团围住,迪卢克看出这位年轻的旅行者并不擅长处理商人的客套话,便主动走下楼梯,替他解了围。

 

让爱德琳带领这些枫丹的商人去参观地下室开放的酒窖后,迪卢克马上将微笑收起,把目光转向别处。旅行者本想上前道谢,也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那只是朝向酒庄大门旁的几扇玻璃窗户。

那只白色的跟随物——名叫派蒙,被宴会的香水味熏得头晕脑胀,一头栽进后厨与端着食物的女仆们打成一片,没有跟在旅行者的身边。而通常与迪卢克的交流总是以派蒙天真俏皮的话语起头,旅行者一下子找不到话题,只好干巴巴地向迪卢克表达感谢。

 

“晚上好,迪卢克老爷,谢谢您的招待。”

迪卢克注意到旅行者的紧张,不禁缓和了表情:“晚上好。如果在这里感到拘谨,你可以告诉女仆长。她会带你去二楼的私人书房,那里并不对外使用,你可以在书房的沙发上休息。”

 

旅行者明显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急着马上远离人群。在来的时候,他注意到凯亚正在庄园门口巡逻,便顺便向迪卢克提起此事:“凯亚队长要是知道他因为巡逻工作错过了这么多好酒,可该缠着我抱怨了。”

 

“他?哼,我看他平时也没少喝。”

旅行者早就熟悉了这两人总是相互拌嘴,却又默契得好似密友一般的相处方式。只是他偶然从骑士团的朋友处得知,今天其实是凯亚队长的生日,却还要出任一整晚的工作,便想替他在迪卢克这里讨些照顾。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暗示:“白天在蒙德城的时候,我看到芙罗拉小姐向凯亚队长赠送了一束鲜花。”

 

“是的。”迪卢克甚至没有思索,便做出了反应,“今天是他的生日。”

 

“或许迪卢克老爷知道今天是……诶?”

旅行者惊讶地望向迪卢克,却只见到对方脸上一副“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的表情。

 

“好吧,我只是想说——”话就要说到嘴边,旅行者却突然停住了话题——他应该说些什么?甚至比起琴团长,他对这义兄弟二人的了解都没有那么深刻,仅仅是作为一名并肩战斗的伙伴,自己似乎并无资格去窥视那些已经成为历史的过去。

迪卢克似乎察觉到旅行者想要说的话,但也没有正面回应,他掏出怀表,上面的指针正在指向时令九点的数字。

“我现在要去准备一些事情,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迪卢克收回怀表,向旅行者提出请求,“麻烦你告知门外的凯亚队长,关于十五分钟之后的环节,不要在巡逻时离开会场太远。”

 

 

旅行者原本欣喜地以为,这一口信是迪卢克为凯亚准备的某种礼物。可十五分钟之后——会场乐团将轻松的小调换成了舒缓交响曲,下一环节,也仅仅指的是晚宴的舞会罢了。

他只好就此作罢,安慰自己说不定二人早在私下传达了祝福的话语。

 

晚宴舞会倒是有另一个惊喜:正是迪卢克去准备的小仪式。他换上了与以往不同的服饰,是一套纯白色的礼服,上面用金色的流苏和腰带装饰,蓬松的红发此时被缎带精心扎成高马尾,爽朗地垂在脑后。这一打扮就算酒庄的家仆也很少看见,在场的宾客更是惊喜连连,更有同父母前来的富家小姐羞涩地用羽扇遮住了绯红的脸颊,旅行者的目光也止不住地被乐台上的迪卢克吸引,还没来得及替某位正在门外执勤的骑兵队长感到可惜,台上的迪卢克便开口向全场宾客致以祝词。

 

热烈却不吵闹的掌声淹没了旅行者的小小心思,在致辞结束后,舞会才正式开始。迪卢克此时并没有走下乐台,而是示意大家安静,对着身后的乐团做出一个细微的手势:所有乐器的声音随即停止,一直放在指挥台上无人触碰的风琴反而被迪卢克拿起——这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晨曦酒庄的贵公子,迪卢克·莱艮芬德,第一次在大众面前拨动琴弦。

 

清脆灵动的琴声自他的指尖流出,不需要任何伴奏,风琴的音色也可以带动起主旋律。更何况这或许只是作为舞会中的一支插曲,是酒庄主人送给所有宾客的一件小小礼物,并无人对弹奏风琴的技术过多苛责,整个会场静寂无声,只有风琴轻颤的响动,随着真挚的呼吸带入人的心中。

 

 

整场舞会一直持续到下半夜才结束,骑士团卫队已经列队离开,连精力旺盛的旅行者也不免感到困倦。派蒙倒在火炉旁的躺椅上早早进入梦乡,好在他们与酒庄主人较为熟识,爱德琳帮忙为他们准备了一间客房,让旅行者不至于露宿野外。

旅行者捧着一杯温热的牛奶,无所事事地在空荡的酒庄里打转。爱德琳看上去累极了,她得趁最后的煤炭还有余温,为自己热一壶洗澡水,便提前道了晚安。而旅行者发现后厨的灯还亮着,便好奇地走过去看上一眼。

 

那是他在舞会后就一直没见到的迪卢克老爷。对方换下了一身繁琐的礼服,上身只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靠在桌边喝着葡萄汁。

这时的迪卢克又显得与晚间不同了,他那股生人勿进的气场减弱了许多,一副金丝框的眼镜架在他好看的鼻梁上。他正垂着眸,似乎专心致志地饮用杯中的液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旅行者走了过去,向他道别晚安。

 

“如果不是今晚见到,我都不知道迪卢克老爷还会演奏风琴。”

“我会演奏风琴,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么?”他似乎听见迪卢克轻笑了一声,就像是突然回忆起了什么。

旅行者赞叹道,“不能说惊讶,只是十分惊喜。我不会弹奏乐器,但也觉得迪卢克老爷演奏得好听。想必也一定能在今晚的客人们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不是的。”

 

这时迪卢克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对着荣誉骑士摇了摇头。

“那首曲子并不是舞会赠曲……只是演奏给他听的。”

 

旅行者愕然。

 

“但是你怎么会知道,他一定能明白你的心意?”

 

迪卢克没有说话,正如凯亚也不留言语——只是一朵略带雪松气息的玫瑰,匆匆留在了晨曦酒庄的桌案上。

 

 

 

END.


Happy birthday Kaeya,

愿你能获得真正的快乐和自由。

评论(24)
热度(833)
  1. 共6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湿岛效应 | Powered by LOFTER